欢迎访问上海美吉医学检验有限公司

,欢迎您

退出 个人中心 我的好友 我的订单 消息 我的购物车
< 返回肿瘤易感检测列表
前列腺癌
前列腺是男性特有的性腺器官。前列腺分泌的前列腺液是精液的主要成分。而且它也分泌一种叫前列腺素的性激素。前列腺癌是指发生在前列腺的上皮性恶性肿瘤, 是男性生殖系统常见的恶性肿瘤,占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 4%,该病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高。
我的基因检测结果

患前列腺癌的风险指数为0.89倍

人群平均风险指数:3.58倍
*风险指数:是指将所有相关位点文献报道的发病风险汇总得到相对风险值,大于1表示增加风险,小于1表示降低风险。
基因位点 基因名 我的基因型
rs1447295 CASC8
CC
rs12621278 ITGA6
AG
rs103294 基因间
CT
rs7679673 基因间
AA
rs1016343 PRNCR1
CC
rs1465618 THADA
CC
rs817826 基因间
TT
rs16901979 基因间
CC
rs339331 RFX6
TT
rs1512268 LOC107986930
CC
rs12653946 LOC101929081
CT
rs9600079 基因间
GG
rs1859962 CASC17
TT
rs10090154 基因间
CC
rs10993994 MSMB 未检测到
注:绿色表示该位点检测到的基因型降低疾病风险,是保护因素,蓝色表示检测到的基因型不影响疾病风险,红色表示检测到的基因型增加疾病风险,是危险因素。
疾病相关知识

前列腺癌多数无明显临床症状, 常在直肠指检时偶然被发现, 也可在前列腺增生手术标本中发现。肿瘤较大时可出现与良性前列腺增生相似的膀胱颈梗阻症状,如尿频、尿急、尿流缓慢、尿流中断、排尿不尽,甚至尿潴留或尿失禁。其他晚期症状有贫血、 衰弱、 下肢浮肿、 排便困难、少尿或无尿等。

在欧美前列腺癌是最常见的实体肿瘤,其病例数已经超过肺癌和大肠癌。在我国虽然其发病率远低于欧美国家,但随着人均寿命的增长、饮食方式的西化以及诊断技术的提高,其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呈明显上升趋势。根据 WHO 发布的《World Cancer Report 2014》统计数据显示, 2012 年全球共有 110 万新发病例和 30.7 万死亡病例,中国在其中占有的比例是 4.2%7.4%。前列腺癌主要发生在中老年(>55 岁)并且有比较明显的家族遗传性

预防
1. 要定期检测 PSAPSA 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是前列腺癌的极好标志物,主要作为筛查和监测前列腺癌的指标
2. 日常多吃葱蒜降低前列腺癌的危险性,美国国家癌症研究院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天大蒜或葱的摄入量超过 10 克的人比摄入量少于 2 克的人,患前列腺风险降低50%
3. 适量喝红酒降低前列腺癌的危险性,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的研究者发现,每天一两杯红酒也可抑制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
4. 多喝水多排尿降低前列腺癌的危险性,每天多喝一些水对身体是非常有好处的,尤其是在天气比较热的时候,所以每天要喝 22.5 升水,这样就会多排尿,多饮水不仅可以稀释血液, 还有效稀释尿液的浓度, 可有效降低前列腺癌的发病几率。
5. 男性朋友一定要特别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情况,杜绝不良的性生活,养成勤洗自己的身体的良好习惯,做到早发现早治疗。这样能够大大降低前列腺癌的发病的几率。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能过胖,否则也很危险。同时在日常生活里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也是非常重要的
高危人群
1. 居住地理位置偏向于欧美的人,居住在美国的亚裔男子前列腺癌的发生率低于白种人,但明显高于亚洲本土男性,可能与饮食结构相关。
2. 具有家族史的人群,家族中有直系男性亲属患前列腺癌时,其发病率明显增高,有先烈先癌阳性家族史的患者比那些无家族史的患者确证年龄大概早 6-7 年。
3. 饮食上经常食用高动物脂肪食物的男性是前列腺癌的易发人群。
4. 年龄大的人群,年龄是前列腺癌最强的危险因子,这种癌症在 40 岁以前很少发生,但在 50 岁之后迅速上升。
5. 体内雄激素水平高的人群,雄激素可以促进前列腺癌的生长。
检测的基因

POU5F1B POU 转录因子家族成员,是保证哺乳动物在胚胎发育过程有序地进行组织分化和个体发育的关键基因。

MYC 为癌基因,通过通路与某些基因相互作用,参与了前列腺癌的发生发展。有报道也表明 MYC mRNA 和蛋白水平在前列腺癌中均表达上调。

RFX6 是胰岛发育中一个关键因子,随着胚胎的进一步发育, RFX6 在肝芽形成后沉默,而仅限于胰腺细胞表达。

NKX3.1 是前列腺特异表达的同源盒基因,它与前列腺的发育成熟以及前列腺癌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在前列腺发育过程中, NKX3.1 是前列腺发育的最早标志物,并在前列腺分化的全过程中持续表达,维持前列腺的发育及功能。

MSMB β-微精(浆/原)蛋白,是人类前列腺合成并分泌的主要蛋白之一,主要存在于人类精浆中。 MSMB 由前列腺腺上皮细胞合成,经过前列腺导管分泌入血液循环,并以自分泌和旁分泌调解的方式抑制前列腺组织的生长。

ITGA6 是编码整合素 α6 亚基的基因,整合素 α6 亚基主要和 β1 β4 亚单位非共价结合形成异二聚体(α6β1 α6β4)而发挥作用,该组蛋白的功能是调节细胞-细胞,细胞与周围基质(蛋白质,其他分子)的黏附;传递调节细胞生长和某些基因活性的信号。

LILRA3 白细胞免疫球蛋白样受体亚家族 A3 基因,编码免疫受体家族成员,主要在单核细胞和 B 细胞中表达。 LILRA3 基因是一种调控炎症反应,并与 T 细胞中 LILRA3 mRNA 表达具有显著相关的基因。

PRNCR1 一种长链非编码 RNA,在侵袭性前列腺癌的一个关键机制中, PRNCR1 具有关键的作用,这些长链非编码 RNA 虽无编码蛋白质的功能,但可通过调节表观遗传修饰参与多种生命活动。

THADA 甲状腺腺瘤相关基因,在全身各种组织中广泛表达,尤其是肝脏。 THADA 基因最早被发现是甲状腺腺瘤的靶基因,与甲状腺良性肿瘤相关。

RAD23B Rad23b 蛋白和 XPC、中心体蛋白 2 共同组成了 DNA 损伤识别复合体, 与 DNA损伤的碱基或糖磷酸位点结合,参与了核苷酸切除修复信号通路。

KLF4 KLF 转录因子家族中一个重要的成员,与细胞增殖调控、介导细胞分化和细胞凋亡有关。 KLF4 作为转录因子激活或抑制多个基因的表达,参与细胞增殖调控、介导细胞分化和细胞凋亡等。

基因检测的局限性
•  该检测无法包括所有与该特征相关的位点
•  基因只是影响性状的一部分因素,其他可能的因素包括成长环境和个人选择等
•  该结果解读不能作为医疗诊断依据
参考文献
1. Johns LE, Houlston 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familial prostate cancer risk. BJU Int,91:789-794.
2. Michaud DS, Augustsson K, et al. A prospective study on intake of animal products and Risk of prostate cancer. Cancer Causes Control. 2001;12:557-67.
3. Tseng M, Breslow RA, et al. Dairy, calcium, and vitamin D intakes and prostate cancer risk in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Epidemiologic Follow-up Study cohort. Am J Clin Nutr. 2005;81:1147-54.
4. Lilja H, Ulmert D, et al. Prostate-specific antigen and prostate cancer: prediction detectionnd monitoring. Nat Rev Cancer. 2008; 8: 268-278.
5. Zhou XF, Ding ZS, et al. Allium vegetables and risk of prostate cancer: evidence from 132, 192 subjects.Asian Pac J Cancer Prev.2013; 14(7): 4131-4.
6. Arranz S, Chiva-Blanch G, et al. Wine, beer, alcohol and polyphenols o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nd cancer. Nutrients. 2012; 4(7): 759-781.
7. Haque R, Van Den Eeden SK, et al. Association of body mass index and prostate cancer mortality. Obes Res Clin Pract. 2014; 8(4): e374-e381.
8. Bosetti C, Talamini R, et al. Retinol, carotenoids and the risk of prostate cancer: a case-control study from Italy. Int J Cancer. 2004; 112: 689-92.
9. Abdulah R, Kobayashi K, et al. Molecular targets of selenium in prostate cancer prevention (Review). Int J Oncol.2011; 39(2):301-9.
10. Jian J, Du CJ, et al. Do dietary lycopene and other carotenoids protect against prostate cancer? Int J Cancer. 2005;113:1010-4.
11. Lu QY, Hung JC, et al. Inverse associations between plasma lycopene and other carotenoids and prostate cancer. Cancer Epo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01;10:749-56.